教堂里最初几步

圣洁之感 当您头一次来到东正教会时,您一定会被神父们的祭服和墙上的圣像所散发出的选蓝色彩所震撼。曲调多样、感人肺腑但却闻所未闻的圣乐会充斥您的耳鼓。围绕您的人们都忙碌着:点燃蜡烛、亲吻圣像、划十字圣号、躬拜、肃立祈祷等等,唯独没有悠然而坐。对于那些习惯于光洁四壁和空荡讲坛的人们而言,这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

但是要记住,这并不是其本质。一切正教会内所见、所闻、所嗅、所感、所尝或所做的都有且仅有一个目的:让我们更接近上帝。因为上帝赐予了我们肉躯和理智,所以我们便相信上帝也渴望我们以运用肉躯和理智去逐渐接近祂。教堂里

东正教教堂是上帝奧秘地、不可認識地存在在地上的地方,也就是说是上帝的殿宇。所以教堂里必需注意虔诚为了对得起圣地的伟大。在进入教堂之前需要一边划十字圣号,一边唸诵耶穌禱文: “主啊, 耶穌基督, 上帝之子, 求禰怜悯我吧”,“至圣诞神女啊,请拯救我们”,“一切圣徒请向主为我们祈祷”等。

 

起立,起立为上帝 在政教会的传统里,满怀信仰的肃立近乎贯穿了整个事奉。的却如此。在一些教堂之中甚至没有放置任何长椅,仅仅在建筑的边角处设有一些为老年体弱者而放置的椅子。可以理解这许多不同之处:在其他教堂,尤其是那些己经存在的设施齐全的教堂,都会有那些面目 沧桑的长椅。在任何情况下,如果您觉得肃立过久是比较困难的,我们也很乐意您坐下。圣者菲拉尔特(Filaret Drozdov)在这一方面说好了: “您宁可坐着念上帝,也不站着念自己的脚”.教堂里

单必须注意的是,礼拜中有几个时刻所有的人无论是老年、虚弱或者疲乏的人都必须站起来,这就是诵读新约、感恩礼、赫儒文之歌、圣餐时等。

按古代传统,教堂里男人应该战在右边,妇女则在左边。最好不需要站住在主门和正门中间的过道。男人 在进入教堂之前应该摘下帽子。妇女应该把头盖上于头巾或者别的帽子。圣帕维尔使徒说好:妇女在头上带上头巾,这是给天使的记号。妇女最好不用穿上短裙和裤子。肩膀应被盖上于服装。

 

藉着这圣号,祈祷吧 说正教徒经常划十字圣号是过于简单的,我们会在论及圣三位一体、敬拜圣像或十字圣架以及礼仪的许多其他场合时划十字圣号。但人们并不是千篇一律的,一些人会连续三次划圣号,而有些人则会用右手接触地面。按照传统,人们在敬拜圣像之前,会先划两次十字圣号, 每次都会躬拜用右手接触地面,然后亲吻圣像,然后再一次划十字圣号并躬拜。

教堂里我们以右手划圣号,轻点额头、胸前、右肩、接着左肩。划圣号时的手势是固定的:拇指、食指、中指捏合,无名指、小拇指捏合并弯至掌心。这就像其他礼仪一样,一切举动都是为了增强信仰。您发现其中意义了吗?(三指捏合表示三位一体,而另两指捏合则喻示基督神人二性)。

划圣号需要不慌不忙地、虔诚地划。在走过正门前必须站住,脸冲祭台并划圣号。

按古代传统祈祷着至今在圣像面前点燃蜡烛。这些蜡烛可以买到在教堂里。燃烧的蜡烛是我们在住、圣母和圣成德者面前的祈祷燃烧的象征。另外,买蜡烛是我们向本教堂上的供品,所一最好来哪个教堂时就需要在哪个教堂里买蜡烛。

在可能范围内不需要在礼拜还没有结束之前离开教堂。只是在虚弱或其他严重原因情况下才可以过早离开。

从教堂里出去后,必需再次转向教堂,残次划十字圣号并鞠躬。

 

竟然不需跪拜? 一般来说,主日我们是不跪拜的,但是有时我们会俯伏至地。我们跪拜时,我们会屈膝,将两手置于地上,并用额头接触双手。一开始,这种跪拜姿势会让人觉得尴尬,但很快就会觉得自然多了。

有时我们会叩拜然后迅速站立起来,例如在大斋期常用的叙利亚的圣厄弗冷的祈祷中就是如此。有时候我们会再保持一段时间,例如在圣体血礼仪的祈祷中。

不是所有人都叩拜的。一些人会叩首,一些人则低头肃立,一些人则蹲坐着。满脸尴尬地站着无动于衷也并无大碍, 没有人会因为您不跪拜而大惊小怪。在正教会,我们允许每人都有自己表达虔敬的不同方式,不会有人专门盯着您看并且因为您某些礼仪做得不妥而觉得受侮辱。

 

亲吻 我们习惯亲吻人事物。我们进堂的首要之事是亲吻圣像。您也会见到一些人亲吻圣爵(个人认为圣杯更直白,尽管正教会的词汇是圣爵),一些人在司祭经过时会亲吻祭服的边缘,堂役会在司祭递给他们香炉时亲吻司祭的手,在事奉结束时,所有人都会排队亲吻十字圣架。

在领圣体血之前我们习惯亲吻对方(根据《裴特若书信一 5: 14》:“你们要用爱心彼此亲嘴问安”)。在正教会文化传统是这样:希腊人和阿拉伯人会互相亲吻脸颊一次;斯拉夫人则如是重复三遍,而拥有众多美国本地皈依者的教区则会互致诚挚的拥抱。请按着您周围的习俗做吧,不过小心别撞到了鼻子。

亲吻圣像是需要注意的是,亲吻救主、圣母和圣徒的圣像时必须亲吻的是手或者服装袡。亲吻圣十字架时,必需恭敬地吻救主的脚。亲吻施洗约翰头日圣像时,必需亲吻施洗约翰的头发。

我们通常的问候语是“基督与我们同在”,我们一般回应 “昔在今在而永在”。别因为弄错了而惴惴不安,现在问候语己经不是之前熟悉的“愿主的平安与你同在”和“嗨,你们这儿的教堂真好”了。

 

被祝福的面饼和被祝圣的面饼 只有正教徒才可以参与圣体血礼仪,但是任何人都可以分享被祝福过的面饼。它是这样一回事:一大块完整的圆面包被教民烘烤后会被印上记号。在圣体血礼仪的预祭式上会把印上记号的面包切下一部分搁在一旁,这被称为“圣羔”。剩下的部分会被切成块并装进一个篮子里面,最后司祭会祝福它们。

在圣体血礼仪的祷告中,“圣羔”会被祝圣成基督的身体,而圣爵中的葡萄酒会被祝圣成基督的宝血。这里便是令人惊异的一刻:司祭会将圣羔放入聖爵中,他向上帝祈祷,当时无论一般人不会看见,圣灵把聖爵中的圣物体变成圣体血。这是上帝全能的奇迹。教堂里

这就是按救主说的话: “你们拿去吃,这是我的身体,为你们而被擘开,以故免罪过”。“你们都由其中喝,这是我的血,新约之血,为你们和众人傾洗,以故免罪过”。

我们领受圣体血时,我们会走向司祭,站立等待并张嘴等待司祭用勺子将基督之身体宝血送到我们口中。他同时也为我们祈祷,并会称呼我们的名字或者是在受洗和被接受入教时所选择的圣名。

在我们一个个经过司祭后,我们会走向手持装着被祝福的面饼的堂役。人们会为自己、拜访者或是身边未皈依的朋友带去一部分。如果任何人想你递来一块被祝福了的面包,请不要惊慌:这并非基督的身体。这只是一个表达兄弟情谊的象征。但是需要知道的是这个圣饼必需得早晨空着肚子与圣水一起吃,一边向主祈祷,一边吃。这就是像在恭领圣体血之前的祈祷文中一样说 :“怀着对上帝的敬畏、信德和爰德,请前来”。

 

没有共同的告解?在我们的印象里,我们是没有所谓共同的罪一说的,所有罪都是有其特殊性的。在事奉圣礼中是没有完全的告解祷文的。正教徒被要求向自己的忏悔神父,向基督进行有规律性的、私人的告解。

跟别的教派相比,东正教的神父的灵性导师角色重要得多。人们不会简单地以名字称呼他们,而是称作“某某神父”。司祭的妻子也扮演着教区母亲的角色,她也有自己的称呼,但是却因文化而不尽相同:阿拉伯语唤作“寇丽雅” (Khouria ),希腊语唤作“普莱斯贝特拉”(Presbytera), 他们都是“司祭之妻”的意思;俄语唤作“玛图什卡” (Matushka),即妈妈。

另一个你肯能会注意到的不同点可能是《尼西亚信经》, 它可能会被诵读或歌咏,这视教区而定。信经中我们宣认圣灵来自圣父,却不会像西方教会一样添入“和子”一句。在这里我们坚持了信经最原始的面目。

 

圣乐,圣乐,圣乐 大约75%的事奉礼仪都和以歌声。尽管某些教会使用管风琴,正交会传统上是不使用任何乐器的。通常一个小型合唱队会唱无伴奏的合声,视不同教区的习俗,会引起大家一阵阵的回应。乐曲的风格也很多样,从东方式的独唱到俄罗斯的四部合声(four-part harmony),不一而足。

这不间断的歌唱一开始会让人觉得汹涌而难以承受,就像是刚刚踏上疾速上升的却要运转90分钟之久的电梯一样。某种意义上,事奉圣礼就是一首不曾间断的歌咏。

防止因为圣乐而精疲力竭的办法便是每周酷似的歌曲。通常每一个主日之间咏唱的圣歌差别不大:祷文和赞颂都在同一个地方出现,因此很快便会烂熟于心。之后您便会体验到在忙着在祈祷文与赞美诗中来回转换时所无法体验到的上帝的临在。

 

没有捷径 描述一些事情有没有什么简便易行的方式?那些看似多余的形容词能被删去吗?那些异常激烈尘锐的言辞能否被调和地温和一些?如果是,那么这便不是正教的敬拜了。若是有什么更详细的办法去表述,那么正教会便会去发掘。在正教的事奉中,详尽的不能被删去,包括祈祷在内的任何方面都不能变通。当司祭或辅祭吟诵:“让我们向主祈祷”时,大概还要站在原地十五分钟吧。

古时候的礼仪经常要持续五个小时以上,那些人一定对上帝充满了热情。圣瓦西里事奉圣礼将其节约到了大约两个半小 时,随后圣金口约安事奉圣礼(大约写于公元400年)进一步缩减至一个半小时。一般在主日我们采用圣金口约安事奉圣礼,但是在一些事奉圣礼中(比如大斋期主日和降生节前夜) 我们采用更长些的圣瓦西里事奉圣礼。

在参加周日早上的事奉圣礼时,敬礼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您会因为迟到而懊恼不己。您并未迟到,司祭、歌咏者和教徒们不过刚刚完成晨时课,它一个小时前就开始了。事奉圣礼紧接着开始,公告的时间仅仅是粗略的预告。在晨时课之前,司祭们还有其他的事奉工作,早上他会在祭台前三个小时之久,就像一位正教神父所说,“就像在火焰中肃立”。正教不是为那些觉得教会索然寡味的人预备的。

如果您还是迟到了,必需争取别妨碍别人祈祷,就站在其他的人们旁边并联合大家的祈祷。当时看到了认识的人,最好向他默然的点头问候。在诵读新约、感恩礼(从信经开始至到主祷文)、赫儒文之歌、圣餐时不允许走步并说话。

 

我爱圣母玛利亚 我们敬爱她并且显现于外。我们能说什么呢?她是基督的母亲。我们常常称呼她为“诞神女”(Teotokos),赤即“上帝圣母之母”之意。她为上帝道成肉身提供了肉体上的可能,是她使救赎变为可能。

我们不会认为她或任何一位圣人拥有魔力或者拥有什么半神特性。当我们歌颂“至圣诞神女啊,请拯救我们”的时候, 我们并非认为这个“拯救”有什么永恒的含义,就像我们向基督所祈求的一样;它是说“保护、护卫并关怀在这世界上的我们”。就像我们请求彼此代祷一样,我们也如是请求圣母诞神女和诸圣为我们祈祷。毕竟他们并非永远逝去,而仅仅是去了另一片天地。某种程度上,环绕我们的圣像就在提醒我们,诸圣正以一种我们无可体验的方式参与我们的事奉。

 

三扇门 每座正教教堂的祭坛前都会放置一副圣像屏。圣像屏的意思是“竖立的圣像”。在一 个传教堂(原文为mission parish,应为人数不多,仍需传教的教区之意)里简单的圣像屏可以在左侧放置一 幅圣母子的圣像木板、右边放置一幅类似尺寸的基督的圣像。 在一座更精细的教堂内,圣像屏是一堵被饰满圣像的墙(本义)。

如果想象一下,您就会发现两幅圣像隔成了三扇门。中间相对祭坛的那部分有两扇门,称为“正门”(原文为Royal Doors”),因为这乃是荣耀之王在圣体血礼仪中走向群众之处,只有司祭和手持圣体血的辅祭才能走过正门。

一幅完整的圣像屏中的两幅中心圣像的两边会有天使圣像装饰的侧门,被称为“辅祭之门”。尽管任何人没有合适理由不得穿过任何的一扇门,堂役和其他在祭坛前服务的人都会走这个门。司祭、辅祭以及堂役在祭坛前的事奉都限于男性。女性被邀请参加其他的所有教会生活中来。自从殉道者前赴后继的年代起,女性的贡献就和男性一样被敬仰。任何一座正教堂都不可能没有圣母玛利亚或者圣女的踪影。在大多数教堂里面,女人们也做着男人们所做的服务:带领合唱、绘制圣像、 诵读使徒书信并服务于教区的公会议。

 

华人也会被欢迎吗?全世界的东正教会乃是一个身体。教会是根据教区而划分的。大中华地区大约有2万正教徒,而在全球则拥有2.5亿,正教会是基督教的第二大团体。令人惊异的是,教会如此众多的情况却是神学与道德的统一所在。全世界的正教会都共享一套传自使徒、由其继承者主教十几个世纪来所持有的基督教基本信理。他们同时也保持着使徒时代的道德标准。

真诚希望您能享受您在正教堂的第一次,并且不是最后一次。

教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