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灵魂与复活

许多领受了洗礼之恩典的人都忽视这一点,从而误入歧途,自我欺骗,所以只是表面看起来而不是真正地得了重生。因为如果我们还停留在原来的状态里中,那么借重生所发生的我们生命中的变化就不可能是真正的变化。我不明白,一个人若仍然处在原来的状态,没有发生一点点与他本性不同的变化,那怎么可能相信他成了另外一个人呢?众所周知,领受救赎的重生就是为了更新改变我们的本性。然而,人性本身在洗礼中没有接受改变,人的理性、悟性、科学能力,以及其他独特品性都没有发生变化。事实上,如果我们本性中的这些属性有哪一个被换走了,这种变化就是可能是恶化。既然从上面来的生肯定是对人的更新,而这些属性却不接受改变,那么要探究的问题就是:他身上改变的是什么,成全重生之恩典的变化是什么。显然,当那些印刻在我们本性中的恶性被抹杀掉了,就发生了一种向良善状态的变化。那么,如果我们在那神秘的洗礼中得到了“洗濯”,如先知所说的(《伊撒依亚书》1:16),使心里变得“洁净”,灵魂“除掉了恶”,从而变成良善的人,并转变为更好的状态。但当洗礼施用于身体时,灵魂若没有洁净自己情欲的污点,受洗后的生活仍然保持与受洗前的生活一样,那么我得说——虽然这样说可能有点放肆,但我仍然要说,毫不掩饰——在这样的情形中,水只是水,圣灵的恩典根本没有显现在这样的人的洗礼重生上;也就是说,不仅畸形的愤恨,贪婪的情欲,放荡而粗俗的念头,带着傲慢、嫉妒、自夸,毁损上帝的形象,而且不义的所得也与他同在,他甚至还引诱妇人通奸,寻欢作乐。如果这些以及诸如此类的邪恶受洗后与受洗前一样围绕在他的生命周围,那么我看不出他在什么方面有了变化;在我看来,他与先前完全是同一个人。受到他不公正待遇的人,受到他诬告的人,被他强迫剥夺其财富的人,就这些人而言,虽然他在洗礼之水里洗濯了,但他们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变化。他们也没有从他那里听到撒该(Zacchaus)的叫喊:“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路喀福音》19:8)在他受洗前他们论到他所说的话,如今仍然完全适用;他们用同样的名字来称呼他,说他是贪婪的人,对别人的东西眼睛发绿的人,把自己的奢侈生活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人。这样的人,仍然停留在原先的道德水平上,却对自己喋喋不休地说着从洗礼中领受的有益变化,请这样的人听听保罗是怎么说的:“人若无有,自己还以为有,就是自欺了。”(《致噶拉塔人书》6:3)你所不是的,就是你所没有成为的。因而那些已经得了重生的人的福音说:“凡接待他的,他就赐他们权柄,作上帝的儿女。”(《约安福音》1:12)我们知道,人所生的孩子与父母的本性是完全相同的。所以,如果你已经领受了上帝,如果你已经成为了上帝的儿女,就当在你的品性里显示出你里面的上帝,在你自身中显明生你的父亲。使我们认得上帝的那些标记,必使如此出生的子与上帝的关系显现出来。“他张手,使有生气的都随愿饱足。”“他移开过犯。”“他懊悔恶。”“主对众人仁慈,不会对我们天天发怒。”“上帝是公义的主,在他没有不义之事。”(七十士译本《诗篇》等经文)还有其他诸如此类的散布在《圣经》里的经文都教导我们,如果你像这些人那样生活在这样的事中,你实在就是上帝的孩子;但如果你仍然坚持原有的恶的标记,那么自我唠叨从天上得着的重生是徒劳无益的。先知的预言会驳斥你说:“你是‘人的儿子’,不是至高者的儿子。你‘喜爱虚妄,寻找虚假。’你不知道人是怎样‘成为可敬的’,除了成为圣洁的,没有别的道路。”

 

最后我们还必须补充一点,即,福音书里为那些已经虔敬生活的人所提供的那些好事是无法准确描述出来的。请问,那“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事怎么可能描述呢?

 

《论灵魂与复活》尼撒的格里高利 Gregory of Nyss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