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基督是谁?
正教会的理解

单萌心教授的演讲

 

这次演讲的题目是”耶稣基督是谁?——正教会的理解。 对于基督的信徒(包括在下本人)而言,”耶稣基督是谁?״ 可能是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了。不过不可否认地,即使对于一个非信徒,这个问题也同样是重要的,因为没有人能否认耶稣 基督,他的教导,以及围绕他而形成的信仰,已然影响并改变 了这个世界。在今日的世界,因着发达的大众传媒,每个人都 可能在这样或者那样的场合面对这个问题,并试图寻获答案。

 

״耶稣基督是谁?״是一个颇受争论的问题,在学者和非学者的团体中都是如此。人们从许多截然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基督,并提出他们自己的观点。在这个演讲中,我们将从基 督本人在两千年前所创立的教会的独有视角去审视这个问题。 尽管许多现代的评论家也可能提出不少有帮助的见解,但是 我坚信唯一全然可信和可靠的回答必须从基督本人所建立的 教会中去寻求。因为根据基督徒的经典,教会是基督的身体, 而基督是教会的头(见圣经新约,以弗所书,一章二十二节到 二十三节;五章二十三节)。因此,两千年来基督藉着他的教 会发言,通过他的教会,在我们所能理解的最大限度上,基督启示了״他是谁״。

 

在下是正统基督教会(即正教会,或者称为东正教)的一员。 因此我将按照正教会的训导来回答״耶稣基督是谁?״这样一个问题。首先,我觉得应该就正教会本身及其历史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就历史而言,正教会是古老的,新约基督徒的教会,由主耶稣基督在耶路撒冷建立。正教会的起源,可以通过一条径直而无中断的法脉回溯到基督和使徒时代的耶路撒冷。在两千年的时间里,正教会的这个神圣传承始终没有中断。今日正教会的教义,礼仪和实践,与初期教会在本质上是一致的,因为在过去的两个千年中,正教会始终忠实地追随和效法了原初教会的理念。

 

正教这个字在希腊文中可以被解释为对上帝的״正确崇拜״ 或者”正确的赞颂״。为能正确地崇拜上帝,我们就必须正确 地了解上帝是谁,耶稣基督是谁。我们需要拥有正确的经典来 启示我们,我们也需要有对这些经典的正确解释。

 

古老的正教会,因着上帝圣灵的引导,不仅仅提供了圣经 的经卷,也同样给出了正确的神学,好让我们能以正确的,符合圣经本意的方式来理解圣经。

 

正教会——耶稣基督的教会,正式开始于公元33年的五旬节,在那一天,正如耶稣基督事先所预言和许诺的,圣灵降临在了守侯于耶路撒冷的众使徒身上。从那天开始,使徒们被赋予了神圣的能力,并开始在全世界的范围内传播基督徒的信仰。从耶路撒冷开始,使徒们走遍了罗马帝国和偏远的地区: 使徒圣彼得去过希腊和罗马,在他殉道于罗马城之前曾任叙利亚的安提约基亚城(安条克)主教;使徒圣安德烈曾去过俄罗斯, 按照一些古老的传说,他一直走到当时中国的西部边界;圣马可则到了埃及,并在那里建立了基督徒的团体;圣多马去了印度;而圣马太则到了埃塞俄比亚。

 

不管使徒们走到那里,都会任命主教,司祭和辅祭,并以覆手的方式来祝圣(按立)他们。主教们是使徒的直接继承者, 并从使徒那里得到了按立司祭和辅祭的权柄。

 

那些由使徒直接任命以作为他们继承者的主教们被后世称作”使徒教父״ (以示他们是使徒的亲淑弟子)。他们的许多书简信札被保留了下来,并被遍入了《使徒教父集》中,这些信中有很多是写给各地方教会的,包括那些也收到过使徒圣保罗书简的地方教会。这些早期的文献包含了许多有关初期教会的宝贵信息,让我们得以了解当时的教会生活和组织的情形。

 

今日正教会的主教们都拥有来自这些使徒教父的统緒,并通过他们可以将此法统上溯到使徒和基督本人。基督亲自覆手于使徒们,而使徒们通过同样的覆手礼按立了他们的继承人, 今日的教会也继续着这样的传统。举例而言,如今在耶路撒冷的正教会主教们都可以给出他们历代前任的名单,一直追溯到 使徒圣雅各——主基督的弟兄(他们并没有血緣的联系,因为主基督生自童贞女,而圣雅各是主基督的养父圣约瑟的儿子同样,如今安提约基亚正教会的主教们也可以提供类似的名录, 一直无间断地上溯到使徒之长圣彼得。

 

在使徒教父时代以后,相继出现了许许多多有圣德的主教, 他们是正教会神圣的导师和训诲者,被示显为心怀上帝圣灵的圣徒。教会称他们为神圣的教父,因为他们不仅仅是正道的讲授者,更是信徒们灵性的父亲,一如使徒圣保罗所言:״你们在基督内,师傅虽有一万,为父的却是不多,因为我在基督耶稣内以福音生了你们״ (圣经新约,哥林多前书四章十五到 十六节)。在这里,圣保罗告诉他牧养的羊群,他做为他们灵性上的父亲而生了他们。

 

在公元325年,教会刚从持续三个世纪的迫害中获得自由不久,318位来自当时整个基督徒世界的圣教父们集结了一次公会议,为的就是回答今天我们所探讨的问题:”耶稣基督是谁?״出席那次公会议的主教们必须十分小心地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在那个时候,有一个叫亚略(又译:阿里乌斯)的司祭散布了关于基督的错误教导,并且罗致了不少的追随者。在这次 的公会议——也就是后世所说的尼西亚第一次神圣普世大公会 议——上,主教们弃绝了亚略的学说,并坚定地宣告,耶稣基督是取了血肉之躯的上帝。神圣公会议的教父们将他们的教义 训诲建基于圣经,又在启示了圣经作者的同一个上帝圣灵的神圣指引下解明了圣经的真意。

 

从公元四世纪到公元八世纪,一共召开了七次这样的普世大公会议。一般来说,每当某种异端兴起,扰乱教会的时候, 教父们就会集结大公会议以宣明正道。我们正教徒相信在这七次神圣普世大公会议中,主教们在上帝圣灵的指引下宣告了真实的教义,并以此教义克胜了关于上帝和耶稣基督所可能提出的一切异端邪说(也就是对上帝是谁以及耶稣基督是谁所可能做出的错误回答)。

 

在普世大公会议以外,也有许多次地方性公会议被教会接纳为圣传的固有部分。比如很重要的一次地方性公会议:于公元397年在北非举行的迦太基公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教父们定断了圣经所应该包涵的书目。因为在教会初始的三个世纪中,圣经的书卷虽然已经被写成并流传,但是它们仍处于被编辑的过程中,在某些地方,一些书卷因为引起争议而被刪除,而在另外一些地方,又有经外的书卷被掺和进了圣经。而教会在圣 灵的指引下,于新约最后一卷成书后约三百年,终于在公会议中确定了新约正典的目录,并要求所有基督徒永远遵循无违。

 

因此要多谢正教会的历次神圣公会议(包括普世的和地方的),使得我们能够拥有正确的信仰,正确的崇拜,正确的教义和正确的经典。

 

在这次的讲演中,我们探讨的题目是”耶稣基督是谁?״ 我首先要根据教会的经典——圣经,尤其是基督的使徒们所写的新约圣经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正确的教义无不建基于圣经。 同样,我也会援引七次神圣普世大公会议的决议以及教会历代神圣教父的训诲。

 

关于基督徒信仰的教义主要有两大类:一,关于圣三(三 位一体)的教义;二,关于基督的教义。而关于基督的教义又主要包含了 “耶稣基督是谁?״和”耶稣基督通过救赎工程成就了什么?״这样两类主题。

 

为能充分地说明耶稣基督是谁,我们首先需要探讨基督徒 信仰中关于圣三的教义。根据正教会对圣经的解释,我们宣认上帝是唯一的,却又有三个位格:父,子,圣灵。当我们在基督徒的教义中谈论上帝的三位一体时,我们所说的是隐藏在 神性深渊中的奥秘内在生命,这个伟大的奥秘在时间中,在新 约中,藉着父向世界差遺了他的爱子,藉着圣灵在世界上的行 动而被启示给了世界。因为没有任何文字和词语可以表达上 帝内在生命的伟大奥秘,圣教父们只好引用已存在的希腊文单词,但赋予它们新的含义,以构成正教会神学的专有术语,好 能用语言文字来近似地描述那无可言喻的奥秘。他们一致赞同 如下的表述:上帝在性体的本质(Ousia) 上是一,而在位格 (Hypostases) 上是三,圣三的任何一个位格都享有上帝的唯一 本性,每一个位格和其他位格一样都是平等的,完全的上帝。 父,子,圣灵,拥有同一意志,同一能力,同一行动。圣三的 一个位格不会有脱离其他位格的单独意志和单独行动。一如基督所言:״子凭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 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圣经新约,约翰福音,五章十九节)״

 

圣教父们,严格地遵循基督本人的话,教导我们:子由父所生,而圣灵由父所发。除此以外,他们不敢在圣三各位格的差异上多说任何话,因为基督本人没有在福音中作除此以外的更多启示。

 

圣教父们同样确认,子神圣的受生和圣灵神圣的受发,是超越时空的事件。决没有一个时间或阶段,父已经存在而子尚未存在,同样没有一个时间或阶段,父已经存在而圣灵尚未存在。父,子,圣灵是自存而永存的。

 

上帝三位一体的教义指出了上帝内在生命的完满。因为上帝是爱,而上帝的爱不仅仅以延及受造的世界为足:在圣三内,这爱也一样运行于神性生命内。爱必然相系于上帝的永恒存在。 爱是”上帝的存有״。完满的爱存在于圣三的三个位格之间,在这个忘我而虚己的爱中,三个位格成为一体。

 

对于基督论的正确理解总是如影随形地相系于对圣三论的正确理解的。因为,正如圣经所宣告,普世大公会议的教父们所确认的,耶稣基督是取了肉身的圣三第二位格。他是上帝的独生子,他取了肉躯,成为了人。

 

作为降生的上帝圣子,基督与父和圣灵同一性体。基督亲自说过:״我与父原为一〃(圣经新约,约翰福音,十章三十节), 又说:”我在父内,父也在我内״ (圣经新约,约翰福音,十四章十一节;十章三十八节)。

 

既与父和圣灵同一性体伺一本原基督也就是完全的上帝。 一如使徒圣保罗所写的:”因为上帝本性的一切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于他内〃(圣经新约,歌罗西书,二章九节)。

 

作为完满的上帝,基督是降生于世的世界创造者。使徒圣约翰说:”万物是藉着他受造的,凡是受造之物,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而被造的״ (圣经新约,约翰福音,一章三节)。同样,使徒圣保罗也说:”因为万有都是藉着他而被造的,无论是上天下地,有形无形……万物都是藉着他并且为了他而受造的,他在万有之先,而万有靠他而成就״ (圣经新约,歌罗西书, 一章,十六至十七节)。

 

在神圣普世大公会议中,教会确认基督是完全的上帝,同时也是完全的人。大公会议的圣教父们击败了试图减损基督的神性或者人性的异端邪说。

 

基督依照他的人性而言,在各个方面都和我们相似,但是却没有罪(见圣经新约,希伯来书,四章,十五节)。他既拥 有人性,也拥有神性,这两个本性结合于同一个位格。教父们用精确的术语来描述基督的两种本性如何结合:它们״不混, 不变,不分,不离״。״不混,不变״的意思是说这两种本性是 永远结合的,而不是如异端者聂斯脱利所说,是由两个位格道义性地联合。按照大公会议所宣告的教义,藉着圣灵的行动,从基督降孕于童贞玛利亚之胎的那一刻起,他的神性和人性就不可分离地结合了。

 

大公会议也同样宣告:基督唯一上帝圣子的位格,结合着人性和神性两种本性,同样,他也拥有两种意志。基督的属人意志并不被转化为属神意志,也不被消解或摧毁。基督的属人意志全然服从和听命于他的属神意志——基督的属神意志与父的意志无二无别。基督自己也声明了这一点:”我自天而降,并非为行己愿,却为行那差遺我者所愿״ (圣经新约,约翰福音,六章三十八节)。

 

现在让我们回顾一下我所说的要点:上帝圣三拥有一个性 体或本质 (Ousia),三个位格 (Hypostases) ,耶稣基督,降生 的上帝,拥有两个本性,两种意志,却结合于一个神人的位格 (Hypostasis)。

 

这些是用基本的术语来回答״什么是上帝圣三?״和״耶稣基督是谁?״不过,要更完整地回答”耶稣基督是谁? ״这 个问题,我们也必须提出另外两个相关的问题,那就是״为什 么耶稣基督来到这个世界?״和״他做了些什么?״

 

基督来,是为将人类共融于上帝。他来,是为做救世和赎世者。不过,要明白基督救世和赎世者的身份,我们还必须研讨人类在堕落之前和堕落之后的不同境况。

 

按照正教对圣经的解释,在人类堕落(悖逆违命)之前, 人的肉身并不会遭受死亡和腐朽。人类是作为永生不死的生物而受造的。也就是说,如果人类的祖先不悖逆违命,他本可在不朽的肉身内永远生活,分享伊甸园内的生命树。在堕落之前, 人不知痛苦,疾病,也不会衰老;他也不受物质界的约束,不会遭受任何的伤害;尽管他的身体也是物质的,感官的,但是却不会腐朽,比我们今日所拥有的肉体更具灵性,更加精细, 并非象我们如今所负荷的粗重皮囊。

 

人类不仅仅是用大地的尘土,也是以上帝的恩宠塑成的。 圣教父们说,当上帝将生命的气息——灵魂——吹入亚当体 内的时候,他也同样注入了他圣灵的恩宠。在堕落之前,亚当 和夏娃——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拥有内在的圣灵恩宠。

 

在此,我必须解释一下恩宠这个字的含义。正教会认为, 恩宠就是上帝的真实的能力。在圣经新约中,神性的能力常常被称为”恩宠/恩典״ (希腊文:charis)。例如基督对使徒圣保 罗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圣经新约,哥林多后书,十二章九 节);又如使徒圣约翰说:״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 受了,而且恩上加恩。״(圣经新约约翰福音,一章十六节)。 在其他地方,神性的能力被称为״能力״ , ״权能״或者״权柄״(希腊文:dynamis )。例如基督所说:״我觉得有能力从我身上出去〃(圣经新约,路加福音,八章四十六节);又如使徒圣彼得写道:”依照他的神能,已将一切关乎生命和虔的事赐给我们,״ (圣经新约,彼得后书,一章三节)。

 

上帝的这个恩宠,能力,或者神能,不是他为了我们而创造的一种受造之物,而是非受造的。因为只有上帝本身是非受 造的,所以当我们说上帝的神能或恩宠是非受造的,也就是承 认这个恩宠与上帝本身无二无别。圣教父们通过自己对上帝的 体验,教导我们说,我们人类永远无法理解或者彻悟上帝的本 质和性体,但是我们却能通过他非受造的恩宠来了解和认识上帝。通过上帝的非受造能力,人类可以分享上帝自身的神圣生命。

 

人类的始祖亚当,依照上帝的形象而被塑成,其受造的目的是为了和上帝结合。通过在爱中恒常趋向上帝,在上帝内寻觅灵性的快乐而非追求自身感官的欲乐,人类可以越来越变得神圣和属灵,越来越变得相似上帝,越来越被上帝的恩宠改变。因为上帝是无限而不可测度的,所以同上帝结合的道路也是没有终点的。人类被造得略逊于天使,但是最终却可以变得比天使更加尊高,甚至超越最高品级的总领天使。

 

此外,当人类因为趋向上帝而变得更加灵性化和神化的同时,他也使得所有受造界被灵性化和圣化,万物也因着人类而趋向上帝。许多圣教父教导说,整个受造界在人类堕落之前是不朽坏的,就好象人当时是不朽的一样,因为万物本都是为了人类而被造的。因为人类同时拥有灵魂和肉体,所以就成为联系物质世界和天使们的灵界的桥梁。同样地,人类通过自身向上帝的趋升而结合了物质和精神。

 

这就是人类和受造界原有的崇高地位,这就是人类原有的 崇高使命。不过正如我们知道并每天感受到的,人类的始祖, 亚当,很不幸地从原有的境界中堕落了。由于错误地使用上帝所赋予的自由意志,人类背离了上帝的道路,不再全心爱慕上帝,却更多自私自爱;不再全心寻求灵性的喜乐以趋向上帝, 却一心追求感官的享乐。由于人类祖先的堕落,他将他自己和 整个受造界带入了腐朽和死亡的境地。

 

在创世记,圣经旧约的第一本书中,上帝告诉亚当:”你不可以吃这辨别善恶树上的果实,因为在吃了这果子的那一天, 你必将死亡〃(圣经旧约,创世记,二章十六至十七节)。事实上,亚当违命偷食禁果的那一天,他并没有在肉体上״死亡״,甚至圣经记载,他一直活到930岁才死去。不过按照正教神圣 教父们的讲论,上帝的话是真实的,必然应验的,亚当在偷食禁果的那一天的确死了,这是灵性的死亡。他失落了曾因之受 造的神圣恩宠。他不再继续拥有圣灵在他内。他的本性变成了可朽易腐的,神化之恩不再与之相应。在那不幸的日子之前, 上帝自身,通过那非受造的神能,居住在亚当内,而如今人类变得空虚,缺少恩宠,与上帝分离。而这灵性的死亡,导致了亚当必然遭受肉体的死亡,也就是他在930岁时所遇到的。

 

因着堕落,人类的属性被改变了,人依旧拥有内在的上帝肖像,但是却已经变为可朽坏的,人的灵性朽坏使得肉体变得粗重而更物质化,肉体在死亡以后也会因四大分解而腐烂。同样地,人的灵性朽坏使得他不能在死后分享与上帝的永恒共融。当亚当背命之后,乐园对他关上了大门,不仅仅如此,在他现世的生命终结以后,天国也不向他开放。在死后,亚当,夏娃, 和他们的所有子孙都将前往阴府——一个等待之所,一个和上 帝分离隔绝的所在。

 

同样,因为我们祖先的堕落,一切世间万有也和人类一起 陷于腐朽:朽坏和死亡进入了世界。在圣经新约,罗马书五章 十二节中,圣保罗告诉我们”罪因一人进入了世界,而死亡也 因罪进入了世界〃 ,然后,在罗马书八章二十至二十一节,他又说道,因为人的罪孽,万物进入了虚无和朽坏。

 

我们继承了因祖先堕落而导致的人类属性中的死亡和朽坏。 我们都分享了祖先之罪(原罪)的后果。我们生于腐朽之中, 并带有与生俱来的犯罪趋势或者倾向。我们全都犯罪,我们全都背离了追随上帝的正道,因此我们都当受罪的后果:灵性和 肉体的死亡,在阴府中永远远离上帝。

 

我们在圣经旧约中读到,从亚当堕落到基督来临之间,有很多义人,但是他们的义德和虔敬的生活也不足以抵消祖先堕落所造成的后果。恩宠可以外在地运作在他们身上,就好象先知摩西从西乃山下来的时候,因为上帝恩宠的映射,面容发光,甚至不得不以帕掩面。然而,按照圣教父的讲解,这只是一种 暂时的闪耀,他和所有的旧约先知们并不拥有圣灵的内在恩宠, 作为他们的个人力量和权能。在死后,即使是最伟大的旧约先知或义人,也必前往阴府,不得径入乐园和天国。

 

在旧约时代,上帝给希伯来民族颁定了律法,以帮助他们过正义有德的生活。上帝也制定了献牲为祭的做法,令希伯来人为了他们的罪过而向上帝奉献祭祀。这些祭祀是基督圣祭的预像,为了预备上帝子民的心灵,好能理解基督在十字架上舍生受死的奥义。不过,无论是律法还是祭祀,都没有办法修复 人类因为祖先堕落所失的境界。

 

为要摧破罪孽的后果,需要一个完美无玷的祭品——一个全然无罪之人。这就是为什么基督要降来世间,为什么上帝要 成为人。因为拥有和人性不相分离的神性,基督不可能背离上帝,也就是说,他不可能犯罪。第一个亚当没有能够完成他的使命,他失败了,并将万有引入了毁灭和崩溃。因此,基督—— 第二亚当,或者说新亚当——进入世界,来完成人类的原始使 命,并恢复那被失落的神恩天福。但是基督甚至做了更多,他不仅仅使人回复到亚当堕落之前的境界,他更使人能够达到上帝当初为亚当所预设的目标,也就是亚当因为堕落而未能达致的境界。

 

我们的得救开始于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通过取人性降生, 他把神人二性结合在了一起。因为基督的人性和我们的人性一般无二,这就使得人类也同样获得了和上帝结合的潜能。

 

不过,藉着基督的道成肉身,人类仍然不能够实现这种同上帝结合的潜能。因为人类灵性的朽坏,使其不复为洁净的器皿。因为罪孽的障碍,人类无法由内心接受并保存圣灵的恩宠。所以,基督既然已经通过降生克服了神人属性之间的樊篱,他必然还要打破罪孽的阻隔,通过他的苦难圣死,他做到了这一点。

 

作为上帝,基督清楚地知道他来到世间,是要为万民舍生,并从坟墓中复活。他论及自己说:“人子必被举起(悬于十字架), 使凡信他的,不至腐朽,却要得永生〃(圣经新约,约翰福音, 三章十四至十五节)。在他受难的前夕,他又说:”如今我心忧扰,我要说什么呢?父啊,拯救我于这时刻吧。不过正是为了这个 緣故我才临于这时刻״ (圣经新约约翰福音十二章二十七节)。

 

为什么基督必须要受死以救人类呢?因为在祖先堕落之后,死亡成为了罪的刑罚。当基督舍生于十字架时,他将这刑罚负于一己之身,但他却是全然无辜的,不当受罚的。基督以无罪之身替万民承受了刑罚,并以此废除了罪债,将人类从原祖堕落的后果中解脱了出来。

 

藉着十字架上的受难,基督将人类从死亡的奴役中赎回, 并救人脱离了堕落所招致的永恒苦果。关于这一点,基督论及自己说:”人子来,交出自己的生命,作为众人的赎价〃(圣经 新约,马太福音,二十章二十八节)。

 

出于他无限的大爱,基督代替我们而死了,因此,我们被赋予了生命。圣保罗说:”上帝以此向我们显明了他自己的爱, 当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基督已为我们而死了״ (圣经新约, 罗马书,五章八节)。在公元四世纪,正教会的教父之一,伟大的圣亚大纳修阐释这个奥秘说:”他取了如我们所有的肉躯, 因为我们所拥有的肉体无不免于死亡和腐朽的命运,他为了万民,将自己的肉躯交付于死亡,并奉献于父。他出于对我们超绝的爱而受难,在他的圣死中,万民都经过了死亡,并以此废 止了死亡的律法。״

 

我们既已探讨了基督如何通过他在十字架上的舍生救赎了我们,再让我们来看一看基圣死的救恩果实。人类从罪孽的永恒苦果中被救赎究竟有怎样的含义呢?正教会的教父之一, 八世纪的圣约翰达玛士基诺写道:”回到先前(堕落以前)之福泽的道路被修直了乐园的大门被打开了。״通过基督的圣死, 我们的罪孽得以被宽恕,被洗净,并得以领受原本我们不配得的内在圣灵恩宠,一如亚当在堕落前所拥有的;得以前往我们原本不配进入的乐园和天国。第一个领受了这宝贵恩赐的,是一个虽然不配,却因为信仰基督,从而因基督的圣死而得救的人。他就是和基督同钉十字架的强盗之一,基督曾对他许诺: 今天,你将和我同在乐园〃(圣经新约,路加福音,二十三章 四十二节)。

 

基督圣死的救恩果实不仅仅对那些和他同时代以及在他以后世代的人有效,对于在他之前的历代义人也一样有效。当基督受难以后,被埋葬于坟墓三日,在那期间,他下降阴府,将长眠在其中的历代义人带入乐园。关于这一点,使徒圣彼得和圣保罗在他们的书信中都有论述(见圣经新约,彼得前书,三章十八至十九节;以弗所书,四章八至十节)。

 

通过他的受难圣死,基督打破了罪孽的樊篱,但是却还有 一个障碍存在,那就是死亡本身。基督以一个更新的,灵性的身体从坟墓中复活,以此践踏和毁灭了死亡。为此圣保罗写道:”一如在亚当内,众人都死了,同样在基督内,众人都要复活。不过各人都依照自己的次序:首先是作为初果的基督;然后是当他来临的时候,那些属于基督的人״ (圣经新约,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通过基督的复活,全人类都成为了未来复活的分享者,我们都将复活,而且要获得一个比现在所拥有的更加灵性化的不朽之体。论及于此,圣保罗说:״我们都将改变,在一剎那,转瞬之间,在那最后的号角响起的时候:这号角必将吹响,死者将复活而成为不朽的,我们将被改变。(圣经新约,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五十二至五十三节)。在这众人复活的时刻,那些接受了基督救赎恩赐的人将按照基督的许诺复活以享永生;而那些拒绝了救恩的,则将复活以受责罚(参见:圣经新约,约翰福音,五章,二十九节)。

 

惟有在基督内有真实的生命,他也赐予了我们永生:首先他将施生命的恩宠灌注于我们内,使我们拥有真正的属灵生命;其次,他向我们承诺了天国的永恒灵性生命;第三,他也要赋予我们复活后在不朽肉躯内的永恒形体生命。

 

当基督复活后首次向他的使徒们显现的时候,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他们吹了一口气,说”你们领受圣灵吧״ (圣经 新约,约翰福音,二十章,二十二节)。因为当时,基督已经通过他在十字架上的牺牲,净化了他们,他已经将他们从罪孽的桎梏中解放了出来。此后,基督又上升天庭,将如你我所拥有的人性安置于父座右;然后又于五甸节差遺圣灵,一如他曾许诺的。

 

从那时候起,凡是在基督的教会内受洗的人,就在他们心内领受了上帝的恩宠。我们通过基督的教会领受救赎的恩赐和永远的生命,因为这教会是基督奥秘的身体。在教会内,基督向我们赐下他受难复活所带来的救恩果效。新神学家圣西默盎,生活在十世纪的一位圣教父,以美丽的言辞阐释了这个奥秘:”圣三中的一位,就是那被称为上帝之子和上帝之言的,降生成人,在血肉之躯中将自己作为祭品,奉献给父,子(他自己) 和圣灵的神性,为使亚当原初的悖逆能够因这伟大而可畏的工程——基督的祭献——而被仁慈地宽宥,也为使人们靠着这 祭献的力量,通过洗礼,被圣灵和水涤净,并成为重生再造的新人。从此以往,作为定制,人们受洗,应当被浸没于水中,又自水中而起,如此往复三次,以作为基督三日埋葬之像,此后,他们便全然死于邪恶之世界,当第三次从水里出来,他们已经是复活之人,就好象自死亡复生,他们的灵魂也被引入了生命,重新获得了圣灵的恩宠,就好象亚当背命之前所拥有的。然后,他们要被傅以神圣的香賣,在这个礼仪中,他们乃是被基督所 賣抹,并以超性的方式成为芬芳馨馥。如此,他们成为上帝本身相称的分享者,得以分尝他的体,畅饮他的血,也就是通过 领受被圣化的饼酒,同降生成人,自我祭献的上帝成为血肉相 连的一体。״

 

通过洗礼,我们获得了神恩的内在种子。然后,通过在教 会内的生活,也就是祈祷,克己,修德,虔信,爱慕的生活, 遵行基督诫命,领受圣体宝血,诵读存思圣经典籍,藉着这一切, 我们培植浇灌洗礼之恩在我们内心所播下的种子,好能更大限 度地蒙受恩宠。不断地被上帝的恩宠及能力充满,我们也就不 断地在肖似基督的进程上成长,最后,在现世的生命结束之后, 基督将会承认我们确实是属他之人,并接纳我们进入他的国度。

 

先前,我提到基督徒被赋予如此的潜能,以至于可以超越亚当堕落前所处的境界。藉着基督的降生,受难,复活,人类不仅仅可以复得亚当所丧失的,更将获得亚当堕落前所应当得到的。人类可以被上帝的能力充满到被״神化״的地步。我们的救主以他的救赎工程粉碎了罪孽的统治,为我们重开了神化之途,使我们可以抵达人类受造的终极目标。

 

在正统的基督教义中,神化不是指人类依照本性变成上帝。 人类的性体不会在上帝内消融,也不会丧失其作为受造物的自性。正教所言的神化,是指分享上帝的生命。也就是上帝和人之间位际性的爱的共融。受造物和非受造者之间的差异不会消失。人类永远存在于其受造本性的疆界之内。他不会变做如基 督般和上帝同一性体。

 

如上所述,基督依照本性是上帝之子,拥有完全的神性,在万世之前,于无始之始由父所生。而人类,则因着恩宠而成为上帝的义子。一如圣约翰福音所宣认的:”凡是接受他(基督),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予他们权柄,以成为上帝的子女。״ (圣经新约,约翰福音,一章,十二节)。人类通过恩宠,成为上帝的子女,但仍然是受造物,就好象基督通过降生,成为了人,却仍然是上帝。

 

按照使徒圣彼得所言,我们因为同上帝在他的神能中结合, 而成为了“神性的分享者〃(圣经新约,彼得后书,一章四节)。 基督,道成肉身的上帝,渴望我们在爱中与他结合。他盼望我们居于他内,他也一样居于我们内。为此,他告诉他的弟子们说:”人若爱我,就会遵循我的话,而我的父也要爱他,我们将到他那里去,与他居于一处。(圣经新约,约翰福音,十四章,二十三节),又说:״你们要居于我内,我也要居于你们内״(圣经新约,约翰福音,十五章,四节)。

 

这种人和上帝间的合一,是圣三三位之间合一的奥秘象征。 基督曾为了他的弟子们向父祈祷说:”你所给予我的荣耀,我也给了他们,为使他们合而为一,就如同我们合而为一一样: 我住在他们内,他们住在我内,好使他们完满地合而为一。״ (圣经新约,十七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

 

新神学家圣西默盎是一位切身体验到神化之恩的教父,并将其描述为对上帝本有生命的分享。这并不是对某种非位格性能力的非位际性体验,而是通过神化之恩与位格性的,生活的上帝的个人际遇。圣西默盎如此写到:”我久坐在床榻上,就在我的修道小室中,我看见那超越了世界的一位临在于我前。 我看见他,我——我何敢作此言?——我爱他,他也一样爱我。 我独坐陋室,以此冥契滋养着自己。因为与他合一,我逾越了诸天。我知道这是真实的,却又不知自己置身何处。我知道那不动之尊降临了,那不可见者向我显现了。我知道那超绝万有 者将我拥入他内,把我掩藏在他的臂弯之下。于是,我发现自 己出离了整个世界。对于世界,我是何等的微渺,而我却在自 身内与世界的创造者全然契合。我自知不会死亡,因为我在生命内:万有的生命在我内涌动。他在我的心中,却又不离天上。 此处与彼处,是一样的光辉灿烂,因他向我启示了他自己。这 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我如何可以领悟确知这一切?我如何才能 如实地表达出我之所悟所见?诚然,这是无可言喻之事,超越语言,不可论说。״

 

圣西默盎和许多其他的圣教父们将神化的经验描述为对光明的体验。在正教的灵修学中,非受造的恩宠和神能也被称为非受造之光。当基督在他泊山易显圣容的时候,就曾以此恩宠之光照耀他的弟子,向他们揭示了自己固有的真实荣耀。这光是基督自性的光明,发自他的神性。当基督徒身上闪耀着非受造之光的时候,并不是他们自己的光在发显。他们所折射出的是充满了他们的基督之光。圣格里高利帕拉玛斯,十四世纪的一位圣教父,如此教导说:”那分享了神能的人,自身在某种程度上也化为光明。他与光结合,并藉着这光,他在彻悟中洞见那对不拥有此种恩典者隐藏的事物。如此,他不但超越了肉体的感官,也超越了一切人智所能领悟的范畴。״

 

新神学家圣西默盎在他的一首圣歌中如此描述他的体验:”上帝临显于我内,在我鄙陋的心中异彩纷呈,以他永生的光华四面照耀我,用他辉煌的毫光启明我的四肢百体。这光环绕着我,他紧紧拥抱着我。他将他自己全然交付与我——这不堪 之人,我被他的炽爱和华美所充满。我因喜悦和神圣的慈悯而 餍足。我分享了光明,我也分享了荣耀。我的面庞如我所爱者一样辉耀,我的四肢百体都成了承载光明的容器。״

 

在正教会中,信徒们渴求此世在神化之途上不断成长,以作为对天国永生的预备。因为上帝本是无限而不可测度的,趋向上帝的进程也是永无终结的,甚至在来世也是一样。״诚然, 圣西默盎说,”这个进程永世没有尽头……被上帝充满并在他的光明内受享荣耀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进程。״

 

无论圣西默盎所描述的他的神化经验是如何地令人惊异,都只不过是基督对他真实追随者所许诺的的的天国永生的预像而已。天国是光明的国度,在这光明中,那些和上帝结合的人们将永无止境地趋向上帝。

 

另外,那现今存在于天国诸圣和天使间的荣耀,仅仅是将来众人复活时将被揭示的荣耀的预示,到那时候,基督降生, 受难,复活的所有救赎果效将被完满地彰显。

 

人类的始祖亚当曾被赋予了如此的使命:使原初受造的世界更加接近上帝,通过自身向上帝的趋升,使世界变得更加属灵。然而,亚当没有成功完成他的这一使命,于是,新亚当, 耶稣基督前来完成之。他的救恩工程已经藉着受难和复活而完 成,不过救赎的果效却要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被揭示。通过基 督的复活,不仅仅人类将获得一个再造的,灵性的肉体而复活; 整个受造的世界也将被更新而成为属灵的。一如启示录所言, 将会有一个新天新地。

 

基督复活的身体无与伦比地比亚当堕落之前不朽的身体更为神妙。基督复活后的灵性身体相似于当初上帝希望亚当通过在乐园中不断向主趋升而将获取的灵性身体。同样地,那新天新地也无与伦比地比人类堕落前的不朽世界更加庄严。通过基督——新亚当,世界将被更新,就好象如果始祖亚当不曾失足, 世界将会被更新一样。

 

使徒圣保罗证实,整个受造的世界都在呻吟叹息中等待未来的荣耀,并且世界将”从腐朽的束縛下被释放,并进入上帝儿女荣耀的自由〃(圣经新约,罗马书,八章,二十一至 二十二节)。而按照圣西默盎所言,更新的世界将成为一个非凡和灵性的居所,超绝一切感官。״

 

所有这些来世的荣耀,都因为基督的降生,受难和复活而成为可能。通过基督的救赎工程,人类被灵性地联合于上帝,并被神化;人类得以在此生之后获得乐园和天堂。并且,在 众人复活之后,人类的身体和整个世界将被更新为神圣属灵的居所。

 

在四世纪,神学家圣格里高利以美妙的言辞如此描述基督降世的原由:״我们需要一个降生的上帝,一个受难至死的上帝, 好使我们得以存活。我们与他同死,好使我们被涤净;我们与 他一同复活,因为我们曾与他同死;我们和他一同受荣耀,因为我们已经与他同复活。״

 

不过关于基督为何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完美解释,是基督自己所作的,论及他的降世,他这么说:”因为上帝如此地爱了这个世界,以至于他赐下了自己的独生子,使凡信他的,不至 沦亡,却得永生。因为上帝派遺他的儿子来到世界,不是为了给世界定罪,却是要叫世界藉着他得救。(圣经新约,约翰福 音,三章,十六节)。

 

原文地址为: http://www.orthodoxbookshop.asi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