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弗所的圣玛尔克与费拉拉–佛罗伦萨伪大公会议

正教信仰的捍卫者,伟大的宣信者,我众之父师,艾弗所主教圣玛尔克·艾弗革尼科于1392年出生在君士坦丁堡一个虔诚而高贵的基督徒家庭中,俗名埃玛努伊尔。圣者的父亲在他13岁时就去世了,此后,因为杰出的学习成绩,埃玛努伊尔成为了当时帝都贵族子弟中的佼佼者,获得了皇帝(埃玛努伊尔二世)和牧首(艾弗提弥二世)的青睐。

二十六岁时,埃玛努伊尔于马尔马拉海中的安提高尼岛上的修道院出家为初学修士。两年后,为了躲避土耳其人的攻击,他迁居到君士坦丁堡城内曼冈那区的圣格奥尔吉修道院,在那里正式剪发受戒,取名玛尔克。他在二十八岁时领受辅祭神品,满三十岁后被按立为司祭。

当时的拜占庭帝国,因为土耳其人的长期攻击,已经是风雨飘摇,衰朽不堪。帕莱奥逻格王朝的约安八世皇帝登基后,开始积极向西方求援。而那时的罗马教皇正是热中于扩张教皇权威,主张教皇高于公会议的艾弗格尼(尤金)四世。双方一拍即合,宣布要举行一次大公会议以促使正教与天主教“合一”。亚历山大里亚,安提约希亚和耶路撒冷的牧首都不愿意赴会,只是勉强同意派出代表,而亚历山大里亚牧首所选择的代表就是修士司祭圣玛尔克·艾弗革尼科。皇帝约安和君士坦丁堡牧首约熙福二世希望圣玛尔克在赴会前被祝圣为主教,以便能在大会中列于司教席中。恰好当时艾弗所城教座悬阙,于是圣玛尔克领受了主教神品,并升座为艾弗所城都主教,时年四十六岁。

1438年圣周,有近七百名正教会代表(其中有皇帝本人,牧首约熙福,众主教,修道院院长,司祭,修士等)出席的正教–天主教会议在意大利的费拉拉城召开。一年后,会址被转移到佛罗伦萨城。

在这次被后世称为费拉拉–佛罗伦萨“合一”会议的伪大公会议上,天主教方面要求正教会接受以下四条异端教义:一,圣灵双发论(也就是承认拉丁教派在信经中所加的‘和子’句,承认圣灵由父子所共发);二,教皇特权论;三,炼狱火;四,使用无酵饼成圣体。圣玛尔克依据正教典籍和教父的传承,对以上四条邪说一一予以破斥。许多出席会议的天主教神职人员和修道士,在聆听了圣者的宣讲后,承认他们之前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道理,并同意正教会确实忠信地保存了使徒和教父的圣传。

然而,这次所谓的“大公会议”从一开始就被两股力量所把持:试图将教皇权威推行于东方,将正教吞并于天主教内的罗马教皇以及希望通过宗教合并而获得西方军事援助的拜占庭皇帝。在教皇党徒的催促下,拜占庭皇帝开始向圣玛尔克施加压力,最后干脆将其禁闭在房间内,不许他继续出席会议。面对皇帝和教皇的威逼利诱,圣玛尔克回答说:“拉丁派(天主教)不仅仅是裂教,也是异端。我们与之分离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们陷入了异端邪说。除非他们放弃在信经中所妄加的和子句,并如我们一样宣认正信,不然我们万不能与他们合一。除非那导致分裂的原因消除,不然平安和谐是不能被重新建立的,而导致分裂的最大原因就是教皇特权论——这个邪说将教皇高举到等同于上帝的地步。在信仰问题上,我们既不能让步,也不能摇摆不定。不论是皇帝,司教,伪大公会议,还是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人,都不能支配我们的信仰。因为这个正信,是那唯一的上帝亲自启示,并通过他的门徒传授给我们的。”

教皇党徒对于其他坚持正教立场的代表采取了贿赂,恐吓等手段,甚至将一位俄罗斯主教投入监狱。少数正教方面的代表秘密逃离了意大利,剩下的人则被困在佛罗伦萨。最后教皇命令,若正教代表不签字接纳所有天主教的教理,并承认两教“合一”的话,意大利方面将中断向他们提供食物等生活必需品。在这样的境遇中,年迈的君士坦丁堡牧首约熙福被发现猝死在自己房中,书桌上放着一张明显是伪造的,全盘接受天主教理论的“遗书”。牧首死后,拜占庭皇帝约安自命为大会正教方面的主席。在教皇和皇帝两方面的重压下,留在佛罗伦萨的正教代表纷纷妥协,同意签署“合一”协议。而唯一一个坚持到最后没有签字的,就是艾弗所都主教圣玛尔克·艾弗革尼科。1439年先知月五日,在一个隆重的天主教仪式中,“佛罗伦萨合一协议”被确认,当协议书被呈到教皇面前时,艾弗格尼(尤金)四世问:“玛尔克签字了没有?”当他听到了否定的回答后,哀叹说:“如此说来,我们并未获得全胜。”

1440年献主月一日,出席会议的拜占庭代表团回到了君士坦丁堡。帝都的市民之前已经从各种渠道听说了圣玛尔克英勇不屈的卫道事迹,他们象欢迎一位凯旋的英雄般迎接他们这位真正的司牧。而那些被迫签字的主教则痛哭流涕,向上帝的子民祈求饶恕。对于那些靠着教皇和皇帝的权势而占据了教会高位的合并分子,人民以沉默予以抗议。据记载,这一年的大斋期,君士坦丁堡的各大教堂内空空荡荡,人们宁可在家中祈祷,也不愿意出席由合并派分子主持的礼仪。

在意大利开会之时,圣玛尔克就被诊断患有严重的胃癌,回到祖国后,他的健康更是每况愈下。然而,他为道忘躯的热忱促使他四处奔波呼吁,以书信,论著,演讲向神职人员和信徒们指出佛罗伦萨合一的虚假及天主教的异端本质。当时君士坦丁堡的新任牧首弥特若梵二世是一个积极的合并派分子,为摆脱牧首的压制,圣玛尔克前往自己的教区艾弗所继续护教卫道的事业。不久,帝国政府方面又开始给他制造麻烦,圣玛尔克决定避往阿托斯圣山,船行驶到林诺岛时,他被皇帝派来的官员逮捕,就地监禁。在病痛和囚牢的苦难中,圣玛尔克仍然笔耕不辍,用他的书信坚固各地教友的信德。在他的呼吁之下,亚历山大里亚牧首斐洛德奥,安提约希亚牧首多若德奥,耶路撒冷牧首约雅敬这三位反合并的正教领袖于1443年在圣城耶路撒冷召开会议,宣布佛罗伦萨会议的决议对于正教会而言是无效的,并将支持合并的君士坦丁堡牧首弥特若梵断为异端者。

经过一年半的关押,皇帝终于允许圣人自由前往任何他想去的地方,然而,此时圣玛尔克的身体已经不能允许他继续前行了。圣人被送回到了君士坦丁堡自己的祖居中,在那里度过了他人生最后的几个月。圣人在病榻之上仍然每日接见教友,劝告他们坚持正信。他也勉励自己的弟子格奥尔吉·斯霍拉里秉承其遗志,继续为捍卫正道而奋斗。1444年使徒月二十三日,正信光辉之法炬,圣道坚定的捍卫者,圣玛尔克·艾弗革尼科脱离了此世的一切苦难,进入了那无疾无忧无慨叹的常生之所,世寿五十二岁。

1453年,土耳其人攻占了帝都君士坦丁堡,帕莱奥逻格王朝孜孜以求的西方支援,最终带给他们的仅仅是国破家亡的耻辱而已。帝都陷落之后的首任君堡牧首,正是圣玛尔克的弟子,在圣者病榻前领受了护教之遗命的圣艮纳迪(出家前俗名为格奥尔吉·斯霍拉里)。圣艮纳迪牧首升座后,将乃师之学发扬光大,清除了拜占庭教会内的合并主义遗毒。1472年,在君士坦丁堡牧首西麦翁一世主持的公会议中,普世牧首区正式否认并弃绝了“佛罗伦萨合一”,至此,这个虚假的“合一”被所有地方正教会唾弃,教皇党徒的阴谋彻底破产。

1734年献主月,君士坦丁堡圣主教会议在牧首塞拉芬一世的主持下,隆重宣告艾弗所都主教玛尔克为正教会的圣徒,并将每年的主显月十九日定为其纪念日。

艾弗所的圣玛尔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