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正教会音

虽然东正教会音乐由于历史、地区和民族等原因而呈现出多样化的倾向,但其主流是与罗马教会的格利高里圣咏相类似的单声部圣咏,其中有在音乐史上十分重要的拜占庭圣咏(Byzantine chant)。拜占庭圣咏与格利高里圣咏在单旋律性、无伴奏、全音阶以及严格的韵律方面都有着共通性,但前者主要立足于《圣经》(诗篇等),后者却多以自由诗为依据。

东方礼仪一般是用古语,使用本民族语言的情况也屡见不鲜。在调性和调式体系方面,叙利亚圣咏和拜占庭圣咏中有称“echos”(回声)的旋律型,他们与西方的8个教会调式相似,东方的其他教会也有类似的旋律型。在东方教会里,会众的合唱显得比罗马教会弥撒中的合唱更为重要,而且占有更大的比重;赞美诗也有着特别重要的地位,尤其是在晨祷和晚祷中的作用甚至超过了它在弥撒中的作用。

 拜占庭礼仪音乐

 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里,拜占庭圣咏用于拜占庭帝国。在拜占庭教会礼仪音乐中,最具特色和发展最为显著的要数以自由诗为基础的赞美诗了。拜占庭圣咏的最古老形式是兴盛于四五世纪时的赞美诗“troparion”,其原形也就是一种用作《诗篇》释义的插入句。以后这种新的插入句形成了独立的单节式赞歌,称为“Sticheron”。它的音乐非常简单,便于会众记忆。随后出现的赞美诗歌样式是盛行于5世纪中叶前后至7世纪东正教音乐的“kontakion”。一个“kontakion”就是一首诗,由短小的隐句和18至30个左右的结构相同的诗节续以叠句为结束(有时只有统一的结束语),又集各节开头的文字以表示某种意义等。7世纪末“troparion”和“kontakion”被新兴的“kanon”所取代。“kanon”是一种大型的诗歌形式,它是在一种被西方称为“canticum”(颂歌)的赞美歌基础上作词而成的,由9首颂歌(ode)组成,暗示着9首圣歌,每首颂歌包含了几个诗节。各颂歌的第一个诗节有其固定的旋律,它的旋律和节奏的特征成为后面诗节的规范。

拜占庭圣咏在许多地方与罗马教会的格利高里圣咏相似,是一种单声性礼仪圣咏,主要使用希腊语,以韵文为主的歌词往往以赞美诗和颂歌为写作范本,大多来自会众的赞美歌。它以自然音为主,节奏节拍不甚严格,采用无伴奏形式。拜占庭的音乐中有8个代表性的调式,统称“八声”(oktoechos)。所谓八声,就是在拜占庭圣咏中依照8个回声将咏唱的旋律作分类整理而成,拜占庭圣咏按各自特定的调式咏唱。而记谱则始终以纽姆谱不断发展演变沿用至今。

 俄罗斯正教会音乐

 12至17世纪时,俄罗斯正教会的礼仪圣咏在按照纽姆谱咏唱的意义上被称为“符号谱圣咏”。这种纽姆谱是在拜占庭纽姆谱的基础上产生的,很像早期拜占庭的音符,但还是有些不同。至16世纪时符号谱所表示的依然不是明确的音程,只是起着帮助歌手记忆的作用,因而人们至今未能成功地解读这些乐谱。在俄罗斯音乐史上,古老的正教会修道院圣咏显得极为重要,大教堂和小教区教堂的圣歌也有着按照各自情况发展的历史。单声性的修道院圣咏具有多重的类型,构成其中心的是俄罗斯北部和中部的圣咏,他们可能是最古老的圣歌了。

俄罗斯教会的多声部音乐是16世纪的产物。俄罗斯正教会圣咏多为二三或四声部形式,用方形符号写在五线谱上。符号谱旋律圣咏的古旋律是带和声的,以西方教会圣咏为楷模,定旋律被置于中声部。最初它以主调音乐形式出现,以后则采用对位的方式。俄罗斯正教会礼仪音乐完全不使用乐器,这使得它的乐器发展比西方国家要迟缓得多。另一种情况是将单旋律性圣咏改造成拜占庭式的,以适应俄罗斯人的需要。

 亚历山大的教会礼仪音乐

 在亚历山大里亚礼仪音乐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埃及的科普特教会礼仪音乐和埃塞俄比亚教会礼仪音乐。“Copt”(科普特)教会音乐以礼仪歌曲为主,重要的形式还有宗教集会时咏唱的非礼仪性歌曲,以及节日或公开集会时咏唱的宗教性民歌。礼仪歌曲有歌节上的区分,一般为东方式的成对结构,频繁使用的交替圣咏方式显示了它的戏剧性格。科普特教会的弥撒音乐被固定为以祈祷为目的的大型音乐形式,约有24个圣咏部分,又归纳为三大部分。关于它们的音阶和音乐体系方面的情况至今尚不清楚。祈祷采用音节性的朗诵形式,每节具有固定的终止型,这种固定的终止型因调式不同而各异。同时祈祷还采用助祭与会众相互应答的方式,其结构与罗马礼仪中圣星期五的庄严祈祷相同。

在今天的科普特教会里,《诗篇》一般采用独唱的方式,在少数教会里还有会众的应答。《诗篇》的旋律因圣历或节期的不同而不同。科普特教会音乐至今尚未使用记谱法,一般由盲人歌手世代相传。研究表明,富有传统特点的科普特教会音乐并非阿拉伯式的,也不是土耳其或希腊式的,而与古埃及时代神庙音乐有直接的渊源关系,它依然保留着古埃及城市命名的科普特赞美歌。

埃塞俄比亚教会因其独特的礼仪而呈现出丰富多彩的特点。虽然埃塞俄比亚教会及其礼仪音乐因自古以来与埃及的关系而令人注目,但除了它的最高神职人员是从亚历山大派遣来的以外,它们之间的联系并非十分密切。在礼仪音乐及音乐形态方面,埃塞俄比亚教会与叙利亚教会有着许多类似或相同的地方;在古代因素方面,则有许多与犹太教会相类似或相同的地方。现有的埃塞俄比亚教会礼仪与科普特教会礼仪大致相同。埃塞俄比亚圣歌旋律是四分音的,各种调式按教会圣历安排使用。圣歌的伴奏时常使用铃、大鼓等。教会活动中有歌曲与舞蹈表演。

音乐是上帝所赐的礼物,而宗教音乐则是被圣化了的艺术。我们可以脱离宗教而从事艺术活动,也可以潜心于神而独立于艺术之外。同时,艺术可以从属于宗教,宗教也可以服从于艺术。一曲圣歌在教堂里也许只是一件圣礼作品,但它在我眼里就是一件艺术作品。怀着对宗教的浓厚兴趣和对艺术的执着追求,我将在宗教艺术的领域里虔诚地学习,不断探求!

 

本文选自•浅析东正教音乐•文章

文/张雯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