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的生平

     1896年6月4日,圣伊望出生于俄国南部哈尔科夫省的阿达莫弗卡村的一户贵族家庭,他的父母都是虔诚的正教徒。他受浸时起名米哈伊尔。尽管他从小 就体弱多病,每天只吃很少的食物,却对修道生活表现出极大的兴趣。1907年至1917年,他就读于波尔塔瓦军事学校,1918年毕业于哈尔科夫皇家大 学。

     俄国十月革命后,他和全家离开了世代居住的家园,移居南斯拉夫。在那里,他进入贝尔格莱德大学的神学系进修神学,并于1925年毕业,完成了全 部神学教育。1926年,他依止哈尔科夫的安托尼·赫拉波维茨基都主教出家修道,法名伊望。(安托尼·赫拉波维茨基都主教后来成为俄国域外教会的第一任首 席主教。)同年,安托尼都主教祝圣他为辅祭。这一年的11月21日,车里雅宾斯克的伽弗里伊尔主教祝圣他为司祭。之后,他即开始在一所塞尔维亚高中任教。 应当地希腊人和马其顿人之请,他服务于当地讲希腊语的信友团体。由于他的声望日增,俄国域外教会的主教们决定将他擢升为主教。

     1934年5月28日,圣人被祝圣为主教,祝圣典礼由安托尼都主教主持。之后,他被任命为上海教区主教。十二年后,他被指派为中国总主教。他一 到上海即开始着手将当时处于一盘散沙的各正教侨民团体联合起来。他建造了一座带有钟楼的主教座堂,奉“罪人之保障”圣母圣像为主保。该教堂至今仍被完好的 保存着。他还创立了一所孤儿院,专门收容中国、俄国以及其它背景的孤儿和贫困家庭的孩子。这所孤儿院一度有超过一百个孤儿,前后总共收容了三千五百多名孤 儿。他还经常带着吾主的至圣体血探望病患。

     1949年,圣人带领他的教友离开了上海。他们先在菲律宾的一个岛屿上建立了一所难民营。之后,圣人前往美国,在那里,他成功地说服美国政府接收这些难民,并在华盛顿建立了一个奉前驱圣约安为主保的堂区。

     1951年,圣人被任命为西欧总主教,驻锡巴黎。在此期间,他还同时兼任法国正教会的首牧。他恢复了高卢的古礼,并亲自主持高卢礼的事奉。他还与其他主教一起共同祝圣了现代法国西仪正教会(即采用高卢古礼的正教会)的第一位主教。

     1962年,圣人被派往美国旧金山,接替他的老友吉洪总主教出任旧金山及美国西部的总主教。圣人在旧金山的岁月充满了忧苦,他致力于教友团体之间的修和,并最终促成旧金山新的主教座堂(该堂奉“诸忧苦者之喜乐”圣母像为主保)的落成,教友间的和平得以重建。

     1966年7月2日,圣人在西雅图安息主怀,当时他正带着“库尔斯克之根·符印之母”圣像巡游各地。他的遗体被奉安于旧金山新落成的主教座堂主 祭台下的小圣堂内。1993年,恭启圣伊望主教灵柩时,发现其圣髑完好无朽。1994年7月2日,俄国域外教会隆重宣布伊望主教为圣人。

     圣伊望是一位严格的度着克修生活的出家人。在任何时候,他都在上帝前警醒自守,不断地处在祈祷状态之中。他每天只进餐一次,晚上他从不睡在床上。通 常,他整个夜晚都在祈祷,最后,当他实在困倦不支时,他会坐在一张椅子上或是伏在圣像角的地板上,稍微休息一二个小时。清晨,他一醒来,就以冷水洗脸,然 后开始举行事奉圣礼。他每天都行事奉,从未间断。

     无论圣伊望生活在哪里,他无数次以他的祈祷治愈了各种病人。在许多场合下,他还借着上帝的启示,拯救了许多人免于即将发生的灾难。有许多次,虽 然他根本不可能亲自与那些处于急难之中的人会面,但却出现在他们面前。人们还发现在祈祷时,他的身体会从祭台前腾空而起,身上放射出天上的荣光。

     除了众多圣伊望所行之灵迹的故事外,还有许多事表现出他对世的爱:他营救弃儿脱离险境;有些孩子身心深受创伤,他们因目睹战争的野蛮残忍而将自 己对外界封闭起来,他却以简单的一句话治愈了他们的创伤;他一直去医院探访病人,信徒与非信徒都由于他身上所流溢出的上帝的恩宠而获得治愈;当他前往监狱 探望囚犯时,铁石心肠的罪犯竟突然在他面前痛哭流涕,虽然在这之前他们从未与他谋面;每天晚上,无论他住在哪里,他都在他所住的房子内巡行,当人们沉沉入 睡时,他在他们的房门口驻足,祝福他们,并为他们祈祷,而他们对此却毫不知悉。

     圣伊望不仅是一位克修者、一位显行灵迹者、一位满有爱心的牧者,他还是一位受上帝启迪的神学家,他具有教会初期的教父们的精神。他的讲道与论文博大精深,同时,却又简单明了,无论谁都能理解其意义。

     教会每年在教历使徒月19日(公历7月2日)纪念圣伊望。

 

圣伊望

上海及旧金山的圣伊望请向主为我们祈祷!



评论